第一千零二十八章想要成为你的眷属

    王权并没有第一时间就动手,这挑战书虽然是已经递过来了,但是否真的会立刻展开战斗,还是要看第一个动手的人。gereay

    当然王权的出发点是让自己身后所有人都不受到伤害,所以他也不介意使用一些其他手段。

    “茜,能够拜托你先制造出一些魔兽吗?不需要太过强大,能够勉强支撑住洁诺微亚她们攻击这一类的魔兽就可以了。”

    新条茜的存在感明显也要比其他人更小,毕竟一般情况下新条茜也是先回家,哪怕她也是神秘学研究部的成员。但她实际上还是要对怪兽研究更加热枕。今天倒也算是一个例外,现在看来新条茜在的时机太对了。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咪咪airea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也就是说能够和洁诺微亚作战的魔兽吗还真的是会刁难人的家伙。”

    新条茜也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绝王权的要求,只是嘟囔了一下便开始使用魔兽创造制造魔兽。

    站在十米开外的瓦斯科并没有注意王权他们聊了一些什么内容,他只是皱着眉看了一眼站在王权身边不远处的新条茜。很显然,他似乎是注意到了新条茜的特殊。

    “怎么了?不先攻过来吗?还有那一位人类小姑娘,我们无意伤害你”

    下一刻,瓦斯科出现在了新条茜的面前,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新条茜说道。

    “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不希望你参与我们之间的纷争,否则我会将你视为异端。”

    异端这两个词对于教会成员来说是一个禁忌,那是他们必须要打倒的敌人,就像是恶魔、堕天使还有吸血鬼之前都曾经被认为是异端一样。

    不得不说瓦斯科这个老头子的确是有实力的,对他最大的称赞大概是他依靠着自己的实力打拼到现在的位置吧。他身上散发的上位者气势要比曹操曾经对她的压力更大,面对这样的状况,新条茜下意识僵硬住了。

    也因为这一瞬间的畏惧,原本快要构筑出来的魔兽大军硬生生又被咽了回去。

    “老爷子,虽然这样做很不礼貌,但我也希望你能够稍微注意下我。”

    王权的身影也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新条茜的面前,他没有丝毫在意自己身后的瓦斯科,而是伸出手轻轻拍了拍新条茜的肩膀。

    “没事吧?有我在,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

    这一句话就像是镇魂曲一样,让原本有一些飘忽的新条茜瞬间恢复成了原样。

    虽然王权并没有察觉到,但刚刚瓦斯科大概是在对新条茜下了什么暗示,出于他的出发点并无恶意,王权也并不打算深究下去。只是这样的做法实际上已经在接触王权的底线了,哪怕刚刚他有一丝一毫不好的想法

    现在瓦斯科大概已经去见逝去的上帝了吧。

    这并不是王权太过于自信,而是他现在的确是拥有这样的实力。在融合完以前的力量,现在的王权已经远远超过以前的他。

    “呵呵。”

    瓦斯科倒也并没有在意,轻笑一声转移了自己的位置。这一次他是站在了洁诺微亚的面前,洁诺微亚也早就有所准备拿出了杜兰朵尔横在自己的身前时刻做好抵御以及进攻。

    “战士洁诺微亚,你已经能够驾驭杜兰朵尔了吗?”

    瓦斯科这一句话就像是导火索一样,洁诺微亚在听见之后也迅速起了反应,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向着瓦斯科冲了过去。

    “已经领悟到这种水平了吗?的确,作为杜兰朵尔的持有者,行动要胜于话语。”

    这一位老牌教会战斗人员并没有半点动作,仅仅只是站在原地一脸笑意的看着向他冲过来的洁诺微亚。洁诺微亚并没有任何的手下留情,又或者说是她并没有手下留情的资格,对方无论是从什么地方来说都要比她强的太多了。她没有任何犹豫的挥动了手中圣剑杜兰朵尔。

    眼看杜兰朵尔那略显大的剑身就要接触到瓦斯科的时候,洁诺微亚的攻击停下了更加准确的说,是她的攻击被阻拦下了。阻拦她的并不是其他人,而是站在她面前,那看起来有一些多余的老爷子。

    更加让人感觉到惊讶的是那个老爷子仅仅只是用一根手指就直接将她的攻击给抵挡了下来。这代表着什么?瓦斯科要是想的话,刚刚的那一刻就可以将洁诺微亚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击杀。

    这样的成果自然也不能够被洁诺微亚所接受但事实摆在眼前她却又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弱小。

    “看来你还不成气候啊,作为杜兰朵尔的持有者来说战士洁诺微亚。”

    瓦斯科失望地摇了摇头他以一根手指抵挡下了杜兰朵尔的攻击,并且将杜兰朵尔上附带着的圣剑气焰都给浇灭了。

    他并没有伤害洁诺微亚的意思,这一点王权是看出来了,但却有人并没有注意到。

    “洁诺微亚!大人,请恕我失礼了!”

    看着深陷被动的洁诺微亚伊莉娜背后也浮现出了天使的翅膀,没有任何犹豫拍动洁白的翅膀冲向了瓦斯科所在的地方。

    可伊莉娜的攻击并没有能够攻击到瓦斯科并不是说他又伸出了另外一根手指抵挡住了伊莉娜手中的剑而是在她攻击还没有抵达瓦斯科之前一个拥有一头黑发的中年男人正面抵挡住了伊莉娜的进攻。

    伊莉娜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个阻挡住她攻击的人,可当她将视线放在那个人身上的时候她脸上出现了名为慌乱的情绪。

    “克里斯托迪老师”

    被伊莉娜这么称呼的男人手上正拿着一把散发着神圣波动的剑。刚刚他就是用那一把剑将伊莉娜给阻挡下来的。而他的名字克里斯托迪更加完整来说是伊瓦德克里斯托迪,三个武装叛变的教会人员之一,同样也是前任王者之剑的持有者。

    “战士伊莉娜你的眼界应该要放宽旷一些才可以。”

    克里斯托迪在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依旧很平静就像是在教授自己的学生一样的平静。

    “王者之剑的前任持有者吗”

    这个瞬间一个人瞬间从王权这边冲了出去,那是木场佑斗

    “还是老样子,对于圣剑的事情完全没有抵抗力吗。”

    看见这一幕,无论是莉雅丝还是王权两个人都有一些无奈。原本他们还以为木场佑斗已经解开了对圣剑的执念,现在看起来似乎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木场佑斗的速度说不上是太快,不过相对于除开王权以外其他的吉蒙里成员来说,木场佑斗的速度已经算得上是十分快了。显然,他的速度并没有对方那么快,伊瓦德克里斯托迪对于木场佑斗的进攻尽数躲闪,甚至对于木场佑斗的进攻做到了如指掌的地步。

    “这就是圣魔剑吗?看来你就是传说之中圣剑计划的幸存者吧?这一股波动很不错。”

    伊瓦德一边闪躲,一边发出赞叹的声音,他的语气和他的动作一样十分从容,完全没有被木场佑斗逼得乱了自己步调。

    当然,伊瓦德并没有打算继续纠缠下去。他注意着木场佑斗的动作,剑直接挑在了木场佑斗手上的圣魔剑上。这一下的力度直接让木场佑斗被击倒,有一些疲软的躺在了地面上。而伊瓦德落剑的地方也是产生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哼”

    木场佑斗冷哼了一声,用力从地面上挣扎着爬了起来,可刚刚对方的力度实在是太大了,让他的双手都几乎失去了力量。

    看着他的反应,伊瓦德也并没有打算给木场佑斗更多的机会,他将自己的剑收回到剑鞘径直走到了木场佑斗的面前。

    “不过,我倒是希望你不要将我当成弗利德那一种下级之中的下级,垃圾一样的存在。”

    伊瓦德留下了这么一句话之后也退回到了瓦斯科身边,见状瓦斯科也并没有让洁诺微亚在这里逗留,他微微用力直接将洁诺微亚弹飞。这一刻,王权的身体也跟着动了。他并不是想要发动偷袭,仅仅只是将洁诺微亚给接住而已。

    “吉蒙里家的公主,我们之所以来这里的一趟并不是为了发动战争,而是提出最后的诉求,请您务必理解这一点。”

    他仅仅只是这么表态之后,原本围绕着王权他们一行人,让他们感觉到压力的教会战士也离开了。

    原本正打算动手维护自己眷属颜面的莉雅丝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既然如此,我们双方暂且打住也会比较好。”

    哪怕是莉雅丝也不想要在这里直接和对方拼个你死我活,虽然他们这边还有赤龙帝王权以及魔兽创造新条茜两个大杀器在。可刚刚对方表现出来的实力可一点都不弱那一些教会战士也并不只是一些杂鱼,要是真的打起来了,她的这一些眷属不,包括她都有可能会牺牲。

    “期望我们下一次能够再见,年轻的战士们。”

    莉雅丝的话也正中他们的心意,瓦斯科带着伊瓦德以及那一位年轻的枢机主教留下了这么一句话之后便是离开了。

    “可恶”

    洁诺微亚以及木场佑斗两个人都有一些不甘的发出了声音,当然洁诺微亚是为了立场还有之前他们的关系而感觉到不甘,而木场佑斗只是单纯为自己的实力而感觉到不甘。

    “为什么会演变成这个样子”

    伊莉娜的脸上也露出了相同的表情。

    曾经的同僚还有师傅,变成现在的敌人,对于她还有洁诺微亚的打击实在是不小。

    莉雅丝和王权面面相觑,也并没有打算上去对他们进行安慰。这是她们的一个心结,只能够依靠她们自己来解开,他们终究是无法插手的。

    回到家之后,所有人都一起享受了玉藻前以及葛瑞菲雅为他们准备的晚餐。

    可经历了路上那一件事情的他们,又有什么心思去享受这一份美食。以至于他们吃饭时候露出来的表情让葛瑞菲雅一度怀疑,她的味觉是不是坏了,制作出了什么不堪入口的食物。

    最后也是莉雅丝完美化解了葛瑞菲雅的误会,只是整个家还是显得没有什么活力。

    晚餐过后,莉雅丝也去联系阿撒塞勒说明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而准备去洗澡的王权却是被新条茜拦了下来。

    “为什么,那个时候你要冲出来。”

    那个时候?应该是指瓦斯科出现在她面前,询问她的时候吧。

    “他对于我应该是没有什么恶意的,我能够清楚地感觉到。”

    这是出于女人的第六感吗?

    这一句话王权并没有说出口,实际上也和新条茜想象的一样,瓦斯科对她并没有任何的恶意。对她下的暗示也只是让她离开这里而已,可

    “我不想别人随意对你下手嗯,算是处于朋友这个立场的考虑。”

    想了半天,王权最后也只想到了这么一个说辞。面对王权的说辞,新条茜似乎并不认同,不过她的脸上倒是罕见的出现了笑容,并且轻声嘀咕。

    “朋友才不会做到这种程度吧”

    “你在说什么?”

    “不,并没有什么。”

    看着面前变的明媚起来的新条茜,一时之间也完全弄不清楚她到底是想到了什么变成这样的王权也无奈得摇了摇头。

    “对了,要是你成为了上级恶魔之后”

    成为上级恶魔之后拥有恶魔棋子,恶魔棋子能够让人类转生成为恶魔。

    “让你转生恶魔是吗?”

    这是之前答应过新条茜的一个条件,王权倒也并没有忘记。

    “宾果!”

    看见王权依旧还记得,新条茜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

    “不过成为恶魔之后,能够先让我成为你的眷属吗?”

    转生成为恶魔,一般来说都是要成为某一个上级恶魔的眷属。不过王权和新条茜的情况又一点小小的特殊。他并没有强求她成为眷属,可以认同她到处乱跑。

    不过现在她转过头想要成为他的眷属,倒是让王权感觉到有一些奇怪。

    “为什么?”

    对此,新条茜嫣然一笑,那是王权从来都没有看见过的笑容。

    原来她笑起来能够那么好看吗?

    “因为我感觉跟着你会很有意思,不会让我对恶魔这个身份感觉到无聊。我想你也会答应的吧?”

    “嗯”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