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自家姐妹

    吉安娜的这次暴风城之行,并不怎么开心。

    饶是有瓦里安国王的多方面照顾,那些麻烦的老贵族依旧在吹毛求疵找事情,向吉安娜宣泄他们旗下商会被侵占的愤恨。

    罗文那混蛋我们不敢惹,你一个只懂魔法的小丫头片子,多的是办法为难你。

    “殿下,别生气了。他们不肯筹粮,就算了呗。艾尔文森林的恶魔入侵还没有处理干净,王室肯定不会出兵北方。”珍妮知道这话不该她来说,她现在的身份虽然已经不是佣人,但潜意识里,珍妮一直把自己当成照顾少爷和殿下的小丫头。

    佛罗伊德老会长经常告诫珍妮不要参与政治方面的话题,但她看到吉安娜殿下暗地里悄悄的抹眼泪,心里委实不是滋味。

    “都怪罗文这家伙,我早就跟他说不擅长搞权术,他偏偏要让我来趟浑水。”吉安娜想起那些老顽固说库国经互会是一群既当婊子,又立牌坊的货色,她就恨不得用奥术把整个光明大教堂的穹顶掀了。

    吉安娜使劲晃了晃脑袋,乱糟糟的刘海遮在眼前,脑海中依然回响着那些老东西的诋毁。

    “好处都让你们赚去了,你们反而成了正义的一方,那我们被侵吞的产业算什么?真以为你们库国只手遮天了不成?”

    “罗文呢?那家伙不敢来,就找你来谈?”

    “燃烧军团的恶魔都已经打到我们脸前了,经互会还抓着所有贸易渠道不放,用低价商品压缩我们的生存空间。”

    “就是,还筹粮,出钱,你们的脸呢!”

    烦死啦!

    吉安娜突然起身,气冲冲的走向窗口,啪的一声,很快啊,接连数发炎爆术炸响在翻涌的海浪上,炸出一团团巨大的水蒸气。

    “殿下。”珍妮捧着一杯锚草茶,声音细微,不敢大声说话。

    吉安娜读了两本宁神书卷,平复着内心的杂乱心绪,接过茶水,白皙的脸蛋挤出一抹微笑:“你去睡吧,珍妮。白天你赔我跑了一天了。”

    “那殿下你可不要生闷气了,生理期生气,脸上容易起痘痘,就不漂亮了。”

    吉安娜下意识的抚摸脸蛋,微微点头:“好啦,知道啦珍妮。”

    珍妮从橱子里取出被褥,替吉安娜铺好之后,躬身离开了殿下的寝室。

    “咚咚咚。”

    珍妮前脚刚走,门响了。

    吉安娜借助神性,探查门外的来访的客人。

    她还没有感知到能量,就从空气中嗅到了微弱的黑莲花粉的味道。

    不用猜也知道是谁了。

    “门没锁,我可不会给你开门。”吉安娜本来心情就太好,现在情敌又来了,自然没什么好脸色。

    伊露希亚刚来到暴风城,通过露希尔的情报专业得知吉安娜还在居住区,就马上赶了过来。

    今天的伊露希亚,换上了紫色的纱裙,搭配暗色丝袜和高靴,清新却不失妩媚。

    “又怎么了?我的好姐姐,谁惹你生气了。”伊露希亚坏坏的调笑吉安娜说道。

    吉安娜暗暗呸了伊露希亚一口,你比我大三岁内,喊谁姐姐呢?

    “我不是你姐姐!”

    “那吉安娜妹妹?”伊露希亚试探性的问道。

    吉安娜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微变,气的鼓起嘴说道:“你还想不想近我家门了!”

    赤果果的威胁,嫁给罗文早,就可以拿着正宫的名头为所欲为么?

    “想,当然想啦。我这不是来讨好吉安娜殿下了嘛。”伊露希亚拉着吉安娜的小手坐下,却看到她面色黯淡,嘴唇微微泛白。

    伊露希亚联想到吉安娜在暴风城执行的任务,知道这单纯的小姑娘,被气坏了。

    暴风城的老贵族是整个联盟诸国中最麻烦的一批。

    暴风王国重建之处,靠的就是这些老家伙手中的资金,以至于乌瑞恩王室对他们的态度比较宽容。

    商业贸易这一块,更是割让了很大的权利,没有条条框框束缚贵族贸易,更别说打压他们。

    暴风王国重新立国不到二十年,财政支出这方面,依然要仰仗这些老贵族手中的支出。

    眼下罗文差点把这些老贵族的产业和贸易渠道一棍子打死,瓦里安国王实际也有怨言,不过他为人开明,不好意思明说。

    “有人欺负你啦!”伊露希亚妩媚的面容清淡了几分,冷冷说道。

    吉安娜偏过头去:“没有,你别想笑话我。”

    “是不是自家姐妹了,那些老东西是不是找我们麻烦了。”伊露希亚跟这些老家伙打了七八年的交道,深知他们欺软怕硬的本性。

    吉安娜脸蛋微红,眸子湿润了几分。

    谁跟你是自家姐妹心里暗暗吐槽一句,确实暖暖的。

    异国他乡,没想到给予自己安慰的,竟然是自己曾经的情敌。

    “他们不肯出兵,瓦里安国王没有明确答复,一直在拖着我。”吉安娜悻悻说道。

    伊露希亚这次来暴风城是统筹贸易渠道的,换句话说,经互会接下来的举措,直接关系到这些贵族老家伙们手中到底还能不能赚钱。

    除非,他们闭关锁国,不参与联盟贸易。

    不过按照暴风城当前的经济状况来看,闭上国门,别说西部荒野这样的荒凉地方,就说夜色镇和闪金镇这样的大镇,都会面临饥荒的风险。

    老贵族们的土地为了跟主要市场接轨,全部种上了棉花和草药,没有库国这样大型农业国的接济,暴风城有没有粮食吃都是个问题。

    “我去给他们上一课,明天我们一起。”伊露希亚主动拦住吉安娜的香肩,靠近她的脖颈,轻轻嗅了嗅。

    吉安娜脖子痒痒的,下意识的躲开。

    “干嘛?”

    “没事,我就是想知道,平日里的高阶大魔导师,在床上会是一番什么样的美妙场景。”伊露希亚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恶趣味,一脸希冀的说道。

    女孩子还要搞黄色,羞不羞啊!

    吉安娜双手推着伊露希亚的胸脯,缓缓发力。

    “你!”

    “大不大?”

    吉安娜耳根红的发紫,下意识抱胸说道:“之前罗文说那个什么一起来着是不是你教的!”

    伊露希亚捂嘴轻笑:“怎么啦嘛,不是自家姐妹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吉安娜只感觉自己快要被伊露希亚逼的世界观都要塌了,这种事情还有两个人一起的么?

    “我没有你这样不知羞的自家姐妹!你快走,我要睡觉了。”

    “一起呗,我没有订房间。”伊露希亚赖着不走。

    吉安娜咬了咬牙:“那你在这里睡,我去找珍妮。”

    伊露希亚看着慌不择路的吉安娜,坏坏的笑容渐渐收了起来:“又香又软的大床,小姑娘真是不经逗。”

    “你动凡心了?”阿莱克斯塔萨一脸欣慰,看到自家妹妹,终于要肩负起生儿育女的责任了。

    伊瑟拉刚把小克罗米送走,姐姐就把她心中藏得秘密,全部拿了出来。

    伊瑟拉没有否认,泛着青草色的肌肤微微泛红:“姐,我跟人类结婚的话,能不能生小宝宝啊。”

    “罗文?”

    “哎呀,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啊。”伊瑟拉羞得慌忙摆手,把问题强行拉了回来。

    阿莱克斯塔萨温柔的将手掌按向伊瑟拉的小腹,轻轻说道:“你愿意解除巨龙之力,做个凡人么?”

    “姐姐是说?”

    “嗯。”阿莱克斯塔萨没有隐瞒的意思,没有巨龙之力,伊瑟拉就可以以凡人的身份生活,她甚至还可以抛弃自己的巨龙形态。

    伊瑟拉犹豫了几秒,薄唇轻启:“等到没有麻烦事,我就不想做女王了。我想做个普通人。”

    “傻妹妹,罗文有没什么好的。她身边那么多女孩。我上次见他,发现他身上留存着许多女性的爱意。当然,也包括你的。”阿莱克斯塔萨幽幽说道。

    伊瑟拉嘴上不说,心里同样介意,可她没有跟姐姐较真。

    “好了好了,不说我了。义母跟我说了,佐迪克动手了。”

    阿莱克斯塔萨点点头:“让泰拉尔开启林地传送门,联军会传送到辛特兰的瑟拉丹神殿附近。”

    “还有一件事,我联系不上诺兹多姆,这是罗文给他的信。”

    阿莱克斯塔萨接过信笺,给了伊瑟拉一个信任的眼神:“交给我吧,我去找他。我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库国正式进入战时状态,罗文一早在阅兵大会上完成了一次振奋人心的演讲,工业区的新式战争机器,陆续在民众的注视下,登上了崭新出厂的一艘航空母舰上方。

    出征仪式,几乎囊括了库国所有陆军兵团,新式武器,新式装甲,乃至混在队伍内部的高阶魔导师。

    这次,库国可谓是倾尽了举国之力。

    在各大陆军兵团陆续出发后,罗文开始收拾行囊,准备奔赴前线。

    “这次玩的有点大啊,儿子。”阿迪乌斯难得在人多的地方刷一次存在感,心中骄傲的同时,深邃的眼眸却满是担忧。

    罗文知道父亲在担心什么,可他没有接着父亲的话说下去。

    “你们第一兵团不是已经出发了么?戴林伯父都走了。我可不想让别人说我的老父亲害怕上战场。”罗文开老父亲的玩笑。

    阿迪乌斯抽手准备给这个没大没小的混小子一下,但转念一想,自己其实已经没什么东西可以教儿子了。

    他现在是库国的领袖,联盟未来的至高王,人类未来的风向标,他肩膀扛起的责任,已经远超他们这些旧时代的舵手。

    “儿子,爸爸相信你。但你千万记住,你是所有人的英雄,但你对我而言,是我的孩子。我”老父亲说道动情之处,眼泪不争气的落了下来。

    阿迪乌斯跟戴林昨夜彻夜未眠,他们知道一直谨慎的罗文这次动了这么大阵仗,是因为决战要来了。

    战争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一个残酷的绞肉机。

    不参与战争的人们会为胜利呐喊助威,但亲历战争的将士们,他们其实体会不到多少胜利的滋味。

    战争赢了,大家唯一想到的可能就是,家人还活着,我们还活着。

    “父亲,我们一定能赢!”罗文脸上写满了自信,无论是燃烧军团,还是即将入侵的噬渊兵团,他都做好了必胜的准备。

    艾泽拉斯输不起,但正因为输不起,才只有一个选择。

    老父亲乘坐新式战车,登上了巨舰,渐行渐远。

    渐渐的,拥挤的莫里斯军港,变得冷冷清清。只剩两支巡逻小队,在戍卫这座空荡的港口。

    入夜,罗文准备好了行头,埃伦开着车,在塔外的停车场,等待少爷出发。

    他们的目的地是阿加曼德家族的磨坊城,距离银松森林战场,最近的传送点。

    罗文等不及要跟古尔丹来一次面对面的交手。

    不过在出发之前,罗文还要等一位守护者。他们此前做好了约定。

    无论守护者计划是否可以顺利实施,今天必须必须做出分晓。

    哑哑

    鸦羽闪烁着奥术映辉的渡鸦,准时落在窗框处。

    麦迪文幻化为人形,为矛头传承计划带来最后一块拼图。

    “结果如何?”罗文问道。

    麦迪文颔首:“卡德加完美符合新时代守护者的所有特质,而且,我还帮了德莱尼人一个小忙。按照星界航行的速度推断,他们现在已经降落在了秘蓝岛。”

    “那你们马上筹备,麦迪文前辈。噬渊典狱长佐迪克,出手了。”罗文拿起包裹,装入魔法背包,转身启程。

    麦迪文没想到噬渊的势力会在这个节骨眼出手,时间真的不多了。

    “最迟下周,新任守护者就会加入东部王国战场。罗文少爷,告诉罗宁,让他做好准备。”麦迪文幻化为渡鸦形态,同罗文一起离开研究高塔。

    罗文上车,系好安全带说道:“罗宁这都去了达拉然多少天了,就没什么回信?”

    埃伦摇头:“罗宁魔导师找过我们的情报专员一次,说是肯瑞托遇到了大麻烦。”

    “没别的了?”

    “没了。”

    罗文无语,没有继续追问。

    晚风寒凉,罗文又冷又困,他半眯着眼睛,裹着厚厚棉衣,背靠车座,坐车向传送之门快速驶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