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我这把匕首是由千年寒冰打造而出,先不说它削铁如泥,还有一种特殊属性,你确定不想要试试看吗?”

    面对燕钰荣这炫耀宝贝的眼神,让陈芯楠不由地心动。

    但还未伸出手来拿过来,燕钰荣就直接把匕首塞在了陈芯楠的另外一只受伤,然后他又伸出手来摸了一下陈芯楠用精神力构造出来的匕首。

    他是直接摸空匕首,这让燕钰荣起来了好奇心开口询问:“你的异能不是预言吗?怎么还能弄出来这些东西?”

    “你问题太多了,更何况每个人都还是得有自己保密手段,所以你觉得我应该告诉你吗?”陈芯楠说着在冰狼尸体上摸来摸去,一心二用在注意着右上角的消息提示。

    从头到尾摸了一遍,就只有腹部弹出来提示,能量体在充值当中。

    未曾注意到,在边上的燕钰荣用着打量的眼神一直看着陈芯楠。

    此时,陈芯楠拿着匕首看着另外一直停留在狼王腹部的手,余光一直注意着右上角消息提示,静静等候那一分钟时间过去,她清楚自己是在等候着什么,可燕钰荣并不清楚,他以为陈芯楠是在思考是否要动手。

    于是,燕钰荣深呼吸一口气低沉开口询问:“需要我帮你弄吗?”

    “我能自己弄。”

    能自己处理?

    到现在都还没有动手?

    蹭着现在,还没有真正动手。

    燕钰荣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好奇心,直接开口询问:“那,您这是在做什么事情?”

    “我在思考我应该从哪里动手。”陈芯楠转头看了一眼蹲在自己身边的燕钰荣,想到了什么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燕钰荣并没有回答陈芯楠,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而是直接转移话题询问:“这狼王尸体上有东西吗?”

    说着还不曾忘记,伸出手来抚摸狼王尸体。

    但是他摸来摸去,都未曾感应到什么。

    这就让他产生了好奇,陈芯楠是到底在做什么事情。

    以他对陈芯楠的了解,在没有什么可以拿来得到实际利益的东西,是压根不会做一些无用的事件。

    等一等,这并不是形容陈芯楠是一个唯利是图的人,他只是想要说出陈芯楠是一个什么样子懒惰的人。

    “我也不清楚尸体里面有什么。”

    陈芯楠想了想还是开口解释,

    若身边没有燕钰荣,陈芯楠根本就不用担心自己这等奇怪的异能,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力。不过也还好,能量体充值只需要一分钟,不需要太久。

    “祖母,你在跟谁说话啊!”小宝一步一步从楼梯上里小走上来,摇摇头撒娇询问“你是在跟父亲说话吗?”

    “他看不见你?”

    “自然,只有认主的人,方可能够瞧见我。再说,此次我提前苏醒,本来就是帮助你建造城市。他们若想要瞧见我,需得城市建造完毕,方可瞧见。不过”说道这里的时候,小黑龙从陈芯楠肩膀上离开,飞到了小宝的面前,它亲昵触碰了一下小宝脸颊道:“若你想要他瞧见我,就需得你同意,我方可被他看见。”

    “他身上,有着一股我很喜欢的气息。仿佛,似曾相似瞧见过。”

    “祖母!你在跟谁说话啊!”

    小宝再一次开口询问,他仿佛感觉到了露出来恐惧眼神,嗖一下跑到陈芯楠身边,紧紧地抱住陈芯楠的腿,仰头道:“祖母,好像有人在碰我,你是不是”

    “乖,不用害怕。你现在闭上眼睛,然后我数到三你睁开眼睛看。这是祖母的秘密,你不可以告诉其他人,知道不。”

    小宝乖巧点点头闭上眼,边上还传来小黑龙嘻嘻笑声:“他真心有趣,只是我为何想不起来,曾在哪里瞧见过呐。”

    陈芯楠沉默不语弯下腰,平时着小宝让他睁开眼睛。

    “哇!龙哎!”

    小宝十分震惊开口,想到了什么拍着手看着陈芯楠道:“祖母,我现在是不是可以学习哪吒,把这条小黑龙的筋给抽掉了!”

    这个问题让陈芯楠蒙圈住了。

    这是正常小孩的想法吗

    她是不是把小宝给教坏了

    刚想要说点啥时,小黑龙哈哈大笑道:“有趣,有趣,真是有趣。你想要抽本王的筋,你得先抓到本王在说。”

    “哼,你可别小瞧我,我可是少年英雄顾小宝!”

    “你大名是叫顾羿翰。”

    “但我现在是少年英雄,又不是大人。”

    小宝随意回应一句话,就让陈芯楠吃瘪了。

    但她什么话都没有说,摸了摸小宝的脑袋道:“小宝,这条小黑龙是我们村中未来的保护神,你下次可不能再说抽筋这些话了。你得对它,稍微有点尊敬点。”

    “这小家伙这么能听得懂你说的话吗?”

    小宝是最不喜欢别人说他小跟不懂事的话了,他冷哼奶里奶气道:“我咋不明白祖母所说的话,祖母村中未来保护神是我,才不是这条小黑龙呐。”

    “不要叫本王小黑龙,本王是有名字的。”

    “那你叫什么名字。”

    “本王本王好像不记得了。”

    “你可真可怜啊,连自己叫什么名字都不记得。”小宝摇摇头心疼开口:“还有,你为什么开口叫自己本王,你家是有着皇位要继承吗?”

    在小宝心中,能开口说着本王本王,这俩个字的人是只有皇爷爷他们经常说的话。

    他曾经也学着皇爷爷说本王。

    但下一秒,就被父亲给打了一顿。

    然后,听他讲了一些听不明白的话。

    总之,只记得一件事情,那就是本王这俩个字,不可张口闭口就说的。

    因为,他家没有皇位要继承。

    小黑龙没有回答小宝的话,它把目光转移到了陈芯楠身上,很平静道:“需要建城的时候,喊我一声,我身上能量不足,得需要休眠。”

    下一秒,就飞入城中。

    成为了一道雕塑刻印在空中花园的柱子上。

    这条龙现身出现,它嘴上已经认陈芯楠为主人。

    但它说话语气是属于平等的状态。

    而它跟小宝说话的时候,语气十分高傲。

    从这俩点能够看出来,这认主模式是平等契约,不是奴隶契约。

    契约是什么样子,陈芯楠并不在乎。

    她反而在乎的是这条小黑龙刚才所说的话。

    就感觉这条小黑龙,是本土本生在这个世界中成长出来,拥有自我意识。

    而不是

    刚刚所产生起来,拥有懵懂意识的新一代城灵。

    原本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城灵,可现在小黑龙这个样子,她还能问啥?

    “祖母,是不是小宝做错了什么?让小黑龙生气了。”

    “你没有做错什么。”

    陈芯楠把小宝抱起身来在怀中,亲昵触碰了一下有点难过的小宝脸颊道:“小黑龙刚刚出生,它需要休息。”

    “这小黑龙的实力也太弱了吧。”

    “是啊,有点弱。”

    轰隆隆的雷声,突然之间凭空现身出现响起。

    陈芯楠下意识往后面瞧了一眼,正好瞧见那缩小版本的城市,下起来了雨。

    栏杆上,小黑龙在口吐白雾。

    它没有说什么话。

    但雷声一个又一个,很明显是在抗议着陈芯楠刚才所说的话。

    “祖母,你在跟小黑龙说话吗?”

    “没有啊。”

    “那你看这建筑物做什么。”

    “你没有瞧见这城市里在下雨吗?”

    小宝摇摇头表示没有。

    陈芯楠笑了一下想要说点啥时,正巧撞见了那模型城市起来了白雾,写出来了蠢货这俩个字。

    “不是,我可是你的主人,有你这样开口说我嘛。”

    小宝听见陈芯楠这样一讲,他怒道:“祖母,那条小黑龙是在骂你嘛。小黑龙,你有种就从我来,别找茬祖母。否则,别让我下一次瞧见你,瞧见你的时候,我就抽你筋。”

    他一边说着,还不忘记掌心显示着一条火龙。

    是如何被抽筋的模样。

    但下一秒,凭空出现的白雾,把小宝手上的火龙给浇灭掉了。

    小宝感觉到了十分耻辱,自打他出生以来,没有一个人敢这么欺负自己。

    “祖母,你把小黑龙给喊出来,我要让小黑龙明白一下什么叫做社会险恶!”小宝咬牙切齿表示要从怀中下来。

    “行了,不用管他了,祖母饿了,想要吃饭。”

    “糟糕,我都忘记大家都还在等祖母您过去吃饭呐。”小宝神色懊恼打了一下自己脑袋,他冷哼道:“都怪这条小黑龙,让我没有想起来这件事情。”

    陈芯楠听着后面雷电一道又一道响起,她没有说什么抱着小宝下祭天平台去地面上。

    再刚才张鹤林把剩下金系能源给充值进去后。

    陈芯楠就让他们不要靠近会议楼,去吃饭去忙自身事情,不要站着这里。

    因此,此次陈芯楠下来,并未瞧见有人。

    原先停息在顾家村门口的士兵们,也已经在陈晓青的帮助下,恢复过来了伤口。

    乘坐滑梯,飞奔而来到操场上

    滑梯这个东西,就跟火车一样。

    只要你安安稳稳坐在梯子上,就能带着你从远方滑来滑去,到达你想要去的目的地。

    拥有火车的特性在地面行动,但它也拥有高铁的速度。

    当陈芯楠瞧见这个东西运输着人回来时,她一瞬间惊呆主了。

    异能,还能这样玩。

    在等待小黑龙现身出来时,陈芯楠开口询问顾承林。

    用这个办法快速把人带进来村子,是谁想到的办法。

    当听到顾承林讲是小宝嫌弃走得太累,又不想要骑在阿牛的肩膀上,偷懒想出来的办法时。

    她笑了笑什么都不说话。

    再过段时间,跟飞机一模一样的飞行物品出现。

    她,都不会感觉到奇怪了。

    只是,这一瞬间陈芯楠明白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这个时代的人只要把思想开放出来,就能够把她那个科学时代的发明,一一用不同的方式,所建造出来。

    古人的智慧,不可小瞧。

    现代人为什么会成功研究出来任何东西,是因为他们自身积累了历史中失败多次的经验,找到了一条最便捷的道路。

    不然你以为失败是成功之母,这句话是怎么来的。

    “祖母,你把我放下来,我能自己走。”

    小宝有点害羞开口,毕竟里面人太多了。

    虽说祖母的怀抱很温暖,但他不想要人看不起,还觉得他是一个小孩子。

    需要人抱着,方可走路。

    既然是小宝要求,陈芯楠没有说什么,就把小宝平稳放在地上。

    这时,陈芯楠余光正好瞧见了在食堂后门口有一人身影。

    他,便是秦伟。

    见他对着自己露出来和善笑容,陈芯楠点了点头当做回应往里面走进去。

    依稀记得,那道身影。

    在陈芯楠抱着小宝下来的时候,他一直都在那边呆着。

    这人,真心感觉到奇怪。

    一进食堂里面,众人的视线都朝着陈芯楠看过来。

    他们一片沉默着,不在开口说话。

    这让陈芯楠想起第一次进食堂的时候,他们也是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

    眼神之中,有着陈芯楠说不上来的情绪。

    因为今日是村中兄弟们回归,原先本是每个人排队打菜吃饭。

    可现在,就变成了接风宴。

    事实证明,这场接风宴。

    彻底安定了执意从江南水军中逃脱出来的士兵们心。

    然后,在座位上陈芯楠还能够瞧见。

    没有拥有村名证的人,也都在场上坐着。

    他们的目光只有喜悦,似乎已经融进村子里了。

    非村民证的身份,好像并没有影响到什么。

    她想要说点啥。

    但不知道说什么好。

    就只能沉默装作若无其事,坐在了主桌子上的那个空位。

    她坐下后,又让小宝坐在了自己左手身边,右边是坐着顾冠林。

    当小宝开开心心坐下,餐桌上没有一个人觉得他不应该坐在这里时。

    张家父子对视了一眼,并未说啥话。

    “母亲,你应该跟他们说点什么。”顾冠林隔空入音进陈芯楠耳中,开口提醒着:“若不知道说什么,最起码打一声招呼也可以。毕竟,人家从远方而来。”

    “这些事情,你来解决好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