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碰撞

    弓弦寸寸拉紧,宛如夺命刀悬于心头,而城外的少年们已经疲于奔命。

    距离城门只剩最后半里,却也是城楼上硬弓的射程。

    “等等,我是”赵光猛地仰起头,寒风却猛地灌入他的胸腔呛进他的肺管,少年剧烈地咳嗽起来。

    他微弱声音被淹没在四周的狼嚎和刀剑的碰撞声中。

    “居然敢在汝阳城前厮杀!守住城门,弓箭手,再上一层弓!让弩手也准备!”

    远处的城墙上传来他熟悉的东吴口音,禁军统领们中气十足。不是他们这边的人嗓门不够大,而是他的真元消耗太多,已经不能让声音通过真元传递出去。

    而就算他此时报出他的身份,那些身负重任的都城兵又真的会相信么?

    他不过是一个出身尴尬的庶子,在朝堂上也没有分量。就在这座城的另一个方向,他的兄长正在迎接北魏来的贵客,这些禁军接到的命令恐怕都是可疑人士到来就杀无赦。

    赵光的心深深地沉下去,而他忽然只觉耳边一凉,眼角余光发现一柄长剑正向他削来,他因为分心一时躲避不及!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清脆的刀剑响起,赵光偏头愕然看着挡在他脸边的长剑。

    有点滴的水珠溅在他的脸颊,他甚至无力分辨是水还是血。

    “怎么了?”在被杀手围追中突破重围杀到他身边的少女于马上偏头看他一眼,“到了自家门口反而害怕了?”弓弦寸寸拉紧,宛如夺命刀悬于心头,而城外的少年们已经疲于奔命。

    距离城门只剩最后半里,却也是城楼上硬弓的射程。

    “等等,我是”赵光猛地仰起头,寒风却猛地灌入他的胸腔呛进他的肺管,少年剧烈地咳嗽起来。

    他微弱声音被淹没在四周的狼嚎和刀剑的碰撞声中。弓弦寸寸拉紧,宛如夺命刀悬于心头,而城外的少年们已经疲于奔命。

    距离城门只剩最后半里,却也是城楼上硬弓的射程。

    “等等,我是”赵光猛地仰起头,寒风却猛地灌入他的胸腔呛进他的肺管,少年剧烈地咳嗽起来。

    他微弱声音被淹没在四周的狼嚎和刀剑的碰撞声中。弓弦寸寸拉紧,宛如夺命刀悬于心头,而城外的少年们已经疲于奔命。

    距离城门只剩最后半里,却也是城楼上硬弓的射程。

    “等等,我是”赵光猛地仰起头,寒风却猛地灌入他的胸腔呛进他的肺管,少年剧烈地咳嗽起来。

    他微弱声音被淹没在四周的狼嚎和刀剑的碰撞声中。

    “居然敢在汝阳城前厮杀!守住城门,弓箭手,再上一层弓!让弩手也准备!”

    远处的城墙上传来他熟悉的东吴口音,禁军统领们中气十足。不是他们这边的人嗓门不够大,而是他的真元消耗太多,已经不能让声音通过真元传递出去。

    而就算他此时报出他的身份,那些身负重任的都城兵又真的会相信么?

    他不过是一个出身尴尬的庶子,在朝堂上也没有分量。就在这座城的另一个方向,他的兄长正在迎接北魏来的贵客,这些禁军接到的命令恐怕都是可疑人士到来就杀无赦。

    赵光的心深深地沉下去,而他忽然只觉耳边一凉,眼角余光发现一柄长剑正向他削来,他因为分心一时躲避不及!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清脆的刀剑响起,赵光偏头愕然看着挡在他脸边的长剑。

    有点滴的水珠溅在他的脸颊,他甚至无力分辨是水还是血。

    “怎么了?”在被杀手围追中突破重围杀到他身边的少女于马上偏头看他一眼,“到了自家门口反而害怕了?”

    “我”赵光瞳孔,却发现那个少女往后扬了扬头,“他追上来了,我们来打开城门进去。”

    身后升起惊天的水花,赵光怔怔感受着远处那熟悉的真元波动。

    “我们要怎么进去?”他怔愣地问道。

    “怎么进去?”他看着打马冲在最前面的少女回头向他一笑,“当然是冲进去。”

    “居然敢在汝阳城前厮杀!守住城门,弓箭手,再上一层弓!让弩手也准备!”

    远处的城墙上传来他熟悉的东吴口音,禁军统领们中气十足。不是他们这边的人嗓门不够大,而是他的真元消耗太多,已经不能让声音通过真元传递出去。

    而就算他此时报出他的身份,那些身负重任的都城兵又真的会相信么?

    他不过是一个出身尴尬的庶子,在朝堂上也没有分量。就在这座城的另一个方向,他的兄长正在迎接北魏来的贵客,这些禁军接到的命令恐怕都是可疑人士到来就杀无赦。

    赵光的心深深地沉下去,而他忽然只觉耳边一凉,眼角余光发现一柄长剑正向他削来,他因为分心一时躲避不及!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清脆的刀剑响起,赵光偏头愕然看着挡在他脸边的长剑。

    有点滴的水珠溅在他的脸颊,他甚至无力分辨是水还是血。

    “怎么了?”在被杀手围追中突破重围杀到他身边的少女于马上偏头看他一眼,“到了自家门口反而害怕了?”

    “我”赵光瞳孔,却发现那个少女往后扬了扬头,“他追上来了,我们来打开城门进去。”

    身后升起惊天的水花,赵光怔怔感受着远处那熟悉的真元波动。

    “我们要怎么进去?”他怔愣地问道。

    “怎么进去?”他看着打马冲在最前面的少女回头向他一笑,“当然是冲进去。”

    “居然敢在汝阳城前厮杀!守住城门,弓箭手,再上一层弓!让弩手也准备!”

    远处的城墙上传来他熟悉的东吴口音,禁军统领们中气十足。不是他们这边的人嗓门不够大,而是他的真元消耗太多,已经不能让声音通过真元传递出去。

    而就算他此时报出他的身份,那些身负重任的都城兵又真的会相信么?

    他不过是一个出身尴尬的庶子,在朝堂上也没有分量。就在这座城的另一个方向,他的兄长正在迎接北魏来的贵客,这些禁军接到的命令恐怕都是可疑人士到来就杀无赦。

    赵光的心深深地沉下去,而他忽然只觉耳边一凉,眼角余光发现一柄长剑正向他削来,他因为分心一时躲避不及!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清脆的刀剑响起,赵光偏头愕然看着挡在他脸边的长剑。

    有点滴的水珠溅在他的脸颊,他甚至无力分辨是水还是血。

    “怎么了?”在被杀手围追中突破重围杀到他身边的少女于马上偏头看他一眼,“到了自家门口反而害怕了?”

    “我”赵光瞳孔,却发现那个少女往后扬了扬头,“他追上来了,我们来打开城门进去。”

    身后升起惊天的水花,赵光怔怔感受着远处那熟悉的真元波动。

    “我们要怎么进去?”他怔愣地问道。

    “怎么进去?”他看着打马冲在最前面的少女回头向他一笑,“当然是冲进去。”

    “我”赵光瞳孔,却发现那个少女往后扬了扬头,“他追上来了,我们来打开城门进去。”

    身后升起惊天的水花,赵光怔怔感受着远处那熟悉的真元波动。

    “我们要怎么进去?”他怔愣地问道。

    “怎么进去?”他看着打马冲在最前面的少女回头向他一笑,“当然是冲进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