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82章 来日方长

    两个灸舞学院的弟子最终还是带着刑阳进了灸舞城,往灸舞学院走去。

    与此同时,陆天羽两人的身影在城门前显现了出来。

    仰头望了一眼,李逍遥说道:“这灸舞学院的力量倒是不弱,够资格被称为帝国第一学院了。”

    以他的修为实力,不用进城也能感受到自灸舞学院上传来的磅礴力量。

    “毕竟是一位地尊创办的学院,自然非普通学院能比的。”陆天羽说道。

    “刑阳能在这样的学院修炼也是他的荣幸,不过,你先前那么帮他,算不算破坏规则?”李逍遥笑着问道。

    刑阳能从何殇两人手下逃脱的确是有人帮忙,而帮忙的自然是陆天羽。

    他一直在暗中保护着刑阳。

    陆天羽听到李逍遥的话后淡淡一笑说道:“我做什么了吗?我什么也没做啊!我不过只是小小的刁难了下这些普通修士罢了,如果这样也能破坏掉这阵法,那这阵法还是毁了吧!”

    一番话让李逍遥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不错,你什么也没做,刑阳能逃走完全是他自己的能力,与任何人无关。”

    陆天羽淡笑。

    其实严格来说,他还是帮了刑阳,不过规则范围内的帮忙不会有太大的影响,若真的有大影响的话,那只能说明修罗实力不济,连回光情形大阵都布置不好!

    “哈哈哈!我看你巴不得阵法出问题。”李逍遥大笑着说道。

    陆天羽自然不会害刑阳,他出手帮助刑阳也是有分寸,绝对不会影响到刑阳的修为,就算要影响,那也只会影响这回光情形大阵!

    而对于陆天羽他们来说,这回光情形大阵毁了更好!

    那样刑阳就可以变回白宸,修罗再想要对付他就没那么容易了。

    “走吧!虽然我很希望这回光情形大阵毁掉,但那修罗不是普通人,他布置的阵法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让我们随意毁掉的。至于强行毁阵,那就更不用想了。”陆天羽说道。

    李逍遥微微点头,没错,强行毁阵伤害的不是修罗而是刑阳!

    因为修罗绝对不可能什么准备也不做,任由陆天羽他们强行毁阵的!

    陆天羽两人朝着灸舞城走去。

    而这个时候,刑阳已经来到了灸舞学院的大门前。

    似乎是对刑阳心有愧疚,又似乎是怕刑阳将之前的事告诉灸舞学院,两名灸舞学院的弟子表现的颇为殷勤,带着刑阳在学院的各个地方走了一圈后又亲自将他送到了戒律堂。

    “进门先学规矩,这里便是我们灸舞学院每一个弟子最先来的地方!你也去吧,长老在里面等你,我们就不跟你进去了。”一个弟子说道。

    另一个弟子连连点头:“戒律堂是森严的地方,你千万要注意,在里面不要乱说话!”

    这明显是怕刑阳把之前发生的事说出来告诉戒律堂的长老啊!

    刑阳倒是有些好奇了,这两人至于这么害怕?

    他们做的事远不如那何殇和巴赫!

    自己就算要告也会告他们两个。

    他却不知道,灸舞学院对弟子的约束很严格,且,对不同的弟子也有程度不同的约束!

    何殇和巴赫两人乃是神武堂的弟子,戒律堂对他们的约束其实是要小很多的,而负责护送刑阳的两名弟子他们不过是普通弟子罢了,对他们的约束自然是要严格许多。

    要是让戒律堂的长老们知道他们联合他人,对尚未入学院的新弟子出手,他们必会严加惩罚!

    其程度绝对不是他们这两个普通弟子能承受的!

    ……

    刑阳当然没有问出心里的好奇,跟两个弟子告别一声后便进了戒律堂。

    里面正端坐着一个颇具威严的中年人。

    “长老好!”刑阳连忙整理了下凌乱的衣服,上前打招呼。

    中年人闻言面无表情的抬头看了他一眼而后淡淡说道:“我不是长老,我是戒律堂的执事弟子,你叫我师兄就好!”

    刑阳连忙点头。

    执事弟子拿着手上的典籍翻看了一阵后有些讶异道:“刑阳,江上长老特招进来的?”

    “江上长老?”刑阳疑惑。

    “你不知道谁是江上长老?”执事弟子看到刑阳的样子后不由问道。

    “不知道。”刑阳微微摇头,他的确不知道执事弟子口中的江上长老是谁。

    “这倒是稀奇,你是江上长老招来的,竟然不知道江上长老是谁?也罢!不管是谁招来的都要收我灸舞学院的规矩,拿去熟读!读完我考核,考核完成后才算是彻底进了学院。”执事弟子拿出一本厚厚的典籍交给刑阳。

    刑阳见状有些惊讶,暗道这灸舞学院的规矩果然繁多,这么一本古籍,自己怕是没几个时辰读不完。

    不过既然是学院的规矩,他自然是要遵守的,拿起典籍便到旁边的房间读了起来。

    正当他读的入神的时候,忽然一阵香风飘过,他下意识皱眉,而后抬头。

    当砍刀出现在面前的人后,他先是一愣,接着怒火升腾,一字一顿道:“秦韵、李尔!”

    没错,站在他面前的正是他曾经的恋人,也是他有着刻骨仇恨的仇人,秦韵和李尔!

    他没想到自己刚进到学院就碰上了这两人,下意识的想要出手。

    但最终他还是忍了下来,这里乃是灸舞学院的戒律堂,若是在这里动手,后果就算是沙子也清楚。

    秦韵和李尔两人见状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不过瞬间就恢复正常。

    “刑阳哥哥你来了。”秦韵冲着刑阳柔声叫道。

    一句刑阳哥哥瞬间便让刑阳回到了几年前。

    那个时候,他将秦韵视为未婚妻,秦韵将他视为最爱的刑阳哥哥!

    然而,谁又能想到,所谓的“刑阳哥哥”只是她用来利用的罢了!

    她根本没想过跟刑阳成亲,在一起仅仅只是为了刑阳身上的战魂!

    一念至此,刑阳的脸色越发阴沉,怒斥道:“喊我刑阳哥哥,你还想从我这里拿走什么!”

    “刑阳,表妹喊你一声刑阳哥哥,那是你的荣幸,你别不知好歹!”李尔不满的瞪着刑阳。

    刑阳冷哼:“荣幸,我的荣幸就是成为他的容器,供她夺走我的战魂吗?”

    “嗯,你倒是颇有自知之明啊!”李尔凑到刑阳跟前低声说道。

    一句话便让刑阳怒火中烧,下意识的他抬起了手。

    可李尔却没有任何反应,反而一幅得意的样子在等着刑阳对他出手。

    刑阳看到他的样子后猛地醒悟过来,这家伙分明是故意想要激怒自己,逼自己对他出手!

    这样他就可以让灸舞学院把自己开除了!

    果然够恶毒!

    狠狠的瞪了这两人一眼,刑阳转身就走。

    他暂时惹不起这两个人,只能先行躲开。

    然而,这两个人却不打算放开刑阳。

    李尔拦住刑阳的去路道:“怎么,这就要走吗?不再聊两句了?”

    “我跟你们没什么好聊的。”刑阳脸色一沉说道。

    “怎么没有?你曾经还称呼我为表哥,就算抛开曾经的轻易不说,你我也算是好友,何必这么急着离开?”李尔冲着刑阳阴恻恻说道。

    这时,秦韵也开口了说道:“是啊刑阳哥哥,我们皆是来自神城,在这灸舞学院中修炼多有不易,平日里还是要多多亲近一些。”

    这话说的刑阳差点吐了。

    多亲近?

    跟他们这种人多亲近会有什么后果,他难道不知道?

    这两个人把他当傻子不成?

    懒得再跟这两个人废话,刑阳直接冲着那执事弟子喊道:“师兄!”

    执事弟子闻言走过来,目光扫过秦韵和李尔,而后落到刑阳身上问道:“有什么事?”

    “师兄,我想知道,学院的老弟子是不是可以无所顾忌的骚扰新弟子,让其无法背戒律?”刑阳淡淡说道。

    此言一出,秦韵和李尔两人脸色微变。

    执事弟子微微皱眉,而后问道:“你是说他们两个?”

    刑阳没有说话,目光表明一切。

    李尔连忙解释道:“师兄别误会,我们没有别的意思,我们跟他是好友,想与其叙叙旧罢了!”

    “我们不是好友,而是仇人。”刑阳直言不讳。

    执事弟子有些意外,能这么直白的说出来,看来他们的之间的恩怨还是挺深的,起码与刑阳而言是这样。

    既然如此,那就好办了,执事弟子冲着李尔和秦韵两人说道:“如果你们没什么事就出去吧!这里是戒律堂,不是让你们随便乱逛的地方!”

    李尔和秦韵自然不想离开,不过执事弟子下了命令了,他们也不敢违背,转身他们便往外走去。

    只是出门的时候,李尔回头冲着刑阳意味深长的说了四个字:“来日方长!”

    来日方长!

    这话里的潜意思就算是傻子也明白!

    刑阳脸色阴沉,执事弟子则是冲着他说道:“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恩怨,不过有一点你要注意,学院不会插手弟之间的恩怨,他们如果想要对出手,还是有很多机会的。”

    和其他的家族、学院一样,灸舞学院也不允许弟子私斗,但如果有心,还是可以在规则范围内对他人出手。

    而且,这种机会很多!

    也就是说,刑阳在灸舞学院并不绝对安全!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