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无双乱斗·问情

    第85章 无双乱斗·问情

    无双乱斗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楚逸不在的这几天,低调简单几人一直在疯狂冲级,如今,纷纷越过了30级的门槛。

    国际帅哥自从30级换上那柄救赎者法杖,法伤已经高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地步,加上土系掌控师30级可以习得一个群攻法术雷音电龙,即使几人一直是组队刷怪,国际帅哥等级依然遥遥领先,足足比排在第二的小正太高出了2级,达到了恐怖的38级。

    落日城,混沌斗士处,早已被围的水泄不通,玩家们热情高涨,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相互谈论着接下来的这场无双乱斗。

    距离吵杂的人群较远的某个角落,菜鸟牧师低调简单与尚东、小正太三人凑在一起,窃窃私语,小声讨论着什么,低调简单一脸的阴险。

    国际帅哥依旧摆着那副生人勿近的冷酷造型,静静站在一旁,并没有参与到几个牲口的讨论之中,他只是轻轻擦拭着怀里那根救赎者法杖,彷佛这根法杖已经成了他生命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哎,你们说要是呆会我们几个在某个乱斗场里遇到,该用什么方法辨别出对方?”

    能够异想天开义正言辞,甚至脸不红心不跳说出这话,除了低调简单那个猥琐牧师,不会有别人。

    猥琐牧师挤眉弄眼,贼笑连连,那洋洋自得的欠扁模样,配合他那张清秀的面容,实在是让人感到无语。

    “我说,你还能不要那么猥琐啊。”

    猎人尚东嘴角抽搐,瞪着眼前一脸得瑟,似乎为自己能够提出这么牛叉的建议,尾巴早已翘上天的神圣牧师,真的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了。

    小正太站在一旁,沉吟了一会,更加深入的说了一句:“恩,是用暗号,还是用手势?”

    “恩,今天天气不错。”尚东直接走到国际帅哥身边,点头嘀咕了一句,不去搭理这两个思维天马行空的牲口,直接将他们无视了。

    《传说》官方既然能够将无双乱斗推出,面向数万万玩家,当然不会让低调简单这个猥琐的家伙钻空子。

    除了目前没有开启的高级乱斗场,初级与中级两个乱斗场,完全秉承着公平、公正的原则,由于国界暂时没有开通,系统以每个大区为一个单位,从报名的玩家里面随机抽取出一百人,再划分到每一个场景。

    撇开其它大区不谈,光华夏区就有将近一亿的玩家,从这一亿的玩家里面抽取一百人划分到某个场景,两个相熟的人想要同时分进同一个场景,那概率……基本等于零。

    所以说,低调简单的建议根本行不通,完全的不切实际,当然了,几个牲口都不是傻蛋,自然也清楚其中的关键,低调简单那样说,只不过是为了活跃气氛罢了。

    “开始了。”

    国际帅哥从呆立状态中恢复过来,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淡漠,只是看着混沌斗士四周无数玩家身体化作虚影,渐渐消失在原地,眸中陡然绽放出一抹炙热。

    低调简单几人自然能明白国际帅哥的意思,整个《传说》世界,第二场无双乱斗开始了。

    在身体化作虚影之前,低调简单还是不死心的看了一眼好友名单,当看到那个依旧显示灰色的名字,菜鸟牧师脸上还是禁不住浮现出一丝失望。

    还是没上线么?

    相比于《传说》世界的波澜壮阔,楚逸这几天的生活要平淡的多,每天守护在夏燕病床前,讲述着一些学校期间的趣事,倒也不会显得寂寞,他很享受这难得的宁静与温馨。

    整整一个星期,夏燕一直都处于昏睡状态之中,要不是身体各项机能没有衰竭的迹象,楚逸真担心这个丫头永远不会醒来。还好,医生通过全面的检查,已经确定这个丫头没有任何危险,身体恢复的很好,三天内肯定会醒过来。

    张云飞也没像小说电影里那样,小弟被人揍了场子被人砸了,事后带着一票小弟去找回面子,他不是一个愚蠢的傻蛋,既然已经知道自己家族与林家一触即发的厉害关系,自然不会傻逼呵呵,不知死活的跑去触林家那个气焰滔天纨绔的眉头,他很清楚,在现阶段,自己一旦走错一步,整个张家都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他赌不起,也不敢赌。

    再说了,为了一个小小的谢家,从而跟同样叱咤南方多年的林家撕破脸皮,不值得。张家跟林家本来就没有多大仇隙,有的也只是一些政治与商业明面上的竞争,即便张家黑色背景浓厚,也不敢小觑林家的能量。

    这一点,楚逸不知道,林亦然心里却清楚的跟明镜一样,他知道张云飞决计不敢报复他跟楚逸,说不定在不久以后,还得求助林家。虽然这些年来,张家一直在努力漂白,将一些见不得光的产业舍弃,可是有些吸金量比较大的产业,哪是那么容易说舍弃就舍弃的,毕竟谁都不会嫌钱多。况且张家这些年来,也招惹了不少潜在的敌人,暗地里,多多少少有几双眼睛在观望,只要张家露出哪怕一丝的颓势,接下来将会面临犹如暴风骤雨般的打击。

    洁白的墙壁,洁白的天花板,房间里,一切都已白色为主色调,几缕阳光透过窗棂,照射进来,为这个寂寥的秋日,平添了几分暖意。

    窗台前,放着一盆含苞待放的百合,花是楚逸买来的,以前在大学的时候,夏燕最喜欢的花就是清新素雅的百合,楚逸自然没有忘记,所以就买了一盆摆在病房里。

    百合的花香很淡,淡淡的花香弥散在房间里,倒也能让冲散几分消毒水的刺激味道。

    病床上,夏燕闭着双眼,身上盖着被子,静静的躺在那里,长长的睫毛被风吹动,一颤一颤,很可爱,像极了一个熟睡的天使,神态安静,让人不忍心将她吵醒,相较于几天之前,夏燕的脸色已经红润了许多。

    这已经是第八天了。

    早上,楚逸好几次摸出香烟,想要抽一根,可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夏燕,最后还是忍住冲动,将烟盒连同打火机放回了口袋。

    连楚逸自己现在都不知道对这个丫头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说是爱情吧,楚逸总感觉离水到渠成,还差很远,可要是说还是大学时候那种纯粹的朋友关系吧,说出来楚逸自己都不信。

    这几天,楚逸经常扪心自问,可是他不仅没有理清头绪,反而变得越来越迷糊了。

    “哎,算了,不去想了,顺其自然吧。”

    楚逸揉了揉凌乱的头发,既然想不通,干脆不去想了,起身就准备出去,这个时候,林亦然应该快来了,因为每天早上,林大少都会给楚逸带早饭过来。

    楚逸并没有注意到,就在他转过身的刹那,夏燕那双刚才一直被他握着的小手,忽然微微动了一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