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名张三花 第三三七章 雷山寨

  雷山寨依山而建,说是寨,其实差不多有一个镇子那么大,里面约有八九百人。寨门大开着,不时有人进出。

  张三花走进寨子时,寨子里的人都转头看她,但并没有人去拦她。张三花大概观察了一下,发现路上有许多女子,她们穿着不同特色的服饰,有的皮肤黝黑,有的却像牛奶一样白。

  目光在其中一个女子身上定住,张三花微微挑眉,那人的服饰她很眼熟。

  荑草族。

  脑中跳过一个女孩子的身影,张三花联想到她被另一人追得像狗一样的经历,心里很不舒服。

  移开目光,被她看得姑娘却似乎察觉到什么,脚步轻快地走了过来。

  这姑娘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张三花,脸上显出疑惑不解的表情。

  “好奇怪,你的气味······”这姑娘咬了咬自己大拇指的指甲,“好像是谁的翩翩,但是又不对。”

  不太喜欢这姑娘探究的目光,张三花并不打算打理她。可谁知这姑娘并不想这么放过张三花,张三花往左走她也往左走,张三花往右她也往右。

  这就很烦人了。

  目无表情地看向那姑娘,那姑娘倒是对张三花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来。

  “我叫康芦,你叫什么啊?”

  这姑娘脸十六七岁的样子,圆圆的,笑起来有两个梨涡,很是可爱。

  张三花不为所动,作势要向左,姑娘又去堵,张三花却闪去了右边。姑娘来不及变换方向,只伸手朝张三花拍了一下。

  这一下没拍实,只指尖划过了张三花的衣裳。

  张三花头也不回的走了,姑娘在原地站了一会,一蹦一跳地跟了上去。

  又闲逛了片刻,张三花发现了一个茶棚,不少女子正坐在里面喝茶闲聊。张三花犹豫了片刻,也走了进去。

  摊主是个四十来岁的妇人,她一见张三花先是一愣,随即笑着走了过来。

  “这位小哥,你想喝点什么?“

  这声”小哥“让张三花愣了一下。

  她肩宽腿长,胸前并不雄伟又习惯束胸,身高放在南越就算在男子里也算是高的。再叫上她行为举止毫无女气,现在穿着男装叫别人她一声“小哥”倒是并不突兀。只有一点,从她进寨子以来,似乎就没见过其他男的。

  张三花后知后觉的想,她是不是应该换一身女装再来?

  “给我来一壶茶就好。”

  摊主应了一声,张三花刚找了个位子坐下,对面又坐了一个人。

  是刚才那个叫康芦的姑娘。这姑娘也不说话,就笑眯眯地看着张三花。

  张三花完全当这个人不存在,竖起耳朵听周围人的谈话。

  “雷神祭快到了啊,你说这次谁能成功?”

  “当然是昊大姐,除了她还能有谁。”

  “那可不一定,秋大姐身手可不必昊大姐差。

  “你可算了吧,秋大姐现在一门心思扑在她那个小男人身上,哪还有什么精力准备雷神祭啊。”

  “小哥,你的茶。”

  摊主把一个陶壶往桌上一放,又对张三花笑了笑。张三花点了点头,拿起一个杯子,见杯子是干净的,就提起壶往里面倒了一杯。

  茶汤是浅黄色,带着草香,倒不像是一般的茶。

  又看了看周围,大家都喝的这个茶,张三花犹豫了一下,把杯子递到嘴边。

  “你还真敢喝啊,你哪来的啊,你家长辈没和你说过雷山寨的东西不能乱吃的么?”

  康芦出言提醒,却也提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放到鼻下闻了闻。

  “绛珠花,蛇信草,山黄蓼,都是滋阴补阳的好东西。”康芦滋溜了一口,“可若是男子喝了嘛······”

  拖长了最后一个字,康芦对张三花眨了眨眼,说:“你要是需要泻火,我可以帮忙哦~”

  康芦的意思,大概就是女子喝了是补药,男子喝了是春药。

  有些无语地看着这杯茶,张三花忽然想到,如果林庸他们到了雷山寨,那这杯茶,他们是喝了还是没喝?

  在康芦惊讶的眼神中将茶水一饮而尽,张三花用手背拭了拭嘴上的水渍,然后发现周围的女子都看向了她,目光都变了。

  就像是,在看一块鲜肉的狼。

  “你还真喝啊。”康芦的声音带着赞叹,“最近是怎么了,接连出现几个不信邪的。”

  张三花捕捉到了关键词,第一次对康芦开口。

  “还有谁?”

  “你肯理我了?”康芦答非所问,“你叫什么啊?”

  张三花冷着脸看了她一会,忽然脸上慢慢显出一抹红来。

  康芦一下子就兴奋了。

  “有反应了有反应了,我还第一次亲眼见呢!小哥哥你选我吧,我技术很好的。”

  张三花也体会到自己开始发热,但这种发热并不是什么春药发作,就是吃了补药的正常反应。

  但就算是百年参茶,一杯又能补出个什么名堂。

  于是张三花又喝了一杯。

  眼看着张三花一杯又一杯喝完了一壶,康芦脸上的表情都僵住了,她小声呢喃道:“小哥哥可不敢这么喝,这么喝会出事的。”

  “哦,会出什么事?”

  喝完了一壶茶的张三花脸上依旧只有薄红,但是精神有点亢奋。她朝康芦瞥了一眼,康芦觉得自己被看得整个人都酥了。

  妈耶,这个小哥哥好看的会发光。要不骗回去当草芮吧。

  看了看周围虎视眈眈的女人,康芦又有些泄气。

  这么多人盯着,她好像带不回去啊。

  想起之前张三花的问题,康芦决定先把这小哥哥骗到一边去。

  雷山寨的规定,在男人有意识的时候,是不许用强的。至于因为药效失去意识之后会发生什么······反正都失去意识了,发生了什么他们也不知道对不对?

  “小哥哥你刚才问还有谁?我想想,听说前几天来了一大一小,也是在茶棚了喝了茶。”

  “他们人呢?”张三花下意识超前凑了几分。

  被她那么专注地看着,康芦脸上不禁显出几分娇羞来。

  “小哥哥你跟我去个地方我就告诉你。”

  眯了眯眼,张三花嘴里露出一声哧笑,摸出几枚铜钱放在桌子上。

  “那就走吧。”

  这话一出,周围的女人都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但康芦心里却美得很。只要把人带走,一会发生什么还不是她说了算?

  领着张三花到了寨子里一处比较偏僻,杂草茂密的地方,康芦用手指摸着嘴唇,开始对张三花甜笑。

  “小哥哥,你看我美么?”

  张三花并不接她的话,又重复了自己的问题。

  “他们人呢?”

  “哎呀小哥哥你真讨厌。”康芦走回张三花身边,踮着脚想凑到她耳边讲话。不料张三花直接闪开,康芦只好站在原地,撅起了嘴。

  如果是个男人,见道康芦这样定会过去安慰一番,但张三花不是,她非但没有触动,只觉得十分不耐烦。

  “我还可以更讨厌你信不信?”

  这句话是威胁,康芦却听作了调情。她又挪到张三花身边,用手去牵张三花的衣袖。

  “我不信,你讨厌给我看啊。”

  张三花喷了一口气,只觉得面前这姐儿烦人得很。她嘴角勾起戏谑地笑,忽然对康芦伸出了手。

  康芦十分清楚一个男人对自己的前襟伸出手之后会发生什么,她不但不躲,还挺起胸朝前凑了两分。

  但张三花手的目的地并不不是她的胸。

  一把掐住康芦的喉咙,张三花的眼睛有点发红。

  “现在,可以告诉我了么。”


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