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塔的黎明 第一百二十六章 尖塔之下

  “我讨厌这样的天气。”洛萨坐在黑色石砖组成的废墟上,皱眉抬头看着阴沉的天空。海风比平时狂暴,但又没有下雨前应有的阴冷。这种天气让洛萨自然的联想到无望的惨嚎,好像连上天都在为这片土地上的生灵悲戚。

  相比而言,海妖的态度则乐观很多,他的脸上带着平静恬淡的笑意,虽然皮肤上的鳞片仍然惨不忍睹,但费欧尼已经不会觉得异样。他知道这是因为什么,自己变形者的称号可不是白来的,经过这一个月地狱一般的折磨,这具躯体已经开始适应陆地上的环境。不过海妖还是期待再次被海水拥入怀抱,那种被水流包裹的感觉会让他从内心中感到狂喜。“我倒是觉得这天气不错,我不是很喜欢太阳。”

  “我倒是认识一个真的不喜欢太阳的家伙,下次有机会让你认识认识。”伯爵笑了一下,他口中说的人是住在铁堡的吸血鬼山德。在起司解开了封锁铁堡的法术后,洛萨和铁堡中的几位曾经帮助过灰袍法师的人物都有过交流。

  “希望你认识的那个人住在海边,老实说我现在真的不太想离开水面。”费欧尼踩了踩脚下的地面,摇头轻声说道。

  “听起来你们逃出去后吃了不少苦?我想这是不是可以被称作,自作自受。”一个带着刻薄口吻的声音出现在二人的身后,身材修长的女巫身上穿着衬有绸缎的皮甲从碎石后走出来。她的身后,跟着嘉伦和佩格。费欧尼和洛萨看到这位女巫,立刻站了起来做出戒备的姿态。道理很简单,他们眼前这位女士,正是女巫中的典狱长,负责女巫团中惩罚的存在。

  “对于擅自离开,我们很抱歉。不过,您应该不是来追究这件事的吧?”洛萨率先解除了临战的状态,如果女巫是要把他和费欧尼抓回去,完全不需要这么大费周章的让海拉和佩格来布局。再加上上次他们逃跑时曾经目睹过这名女巫和嘉伦的打斗,而既然嘉伦现在完好的出现在这里,那这位典狱长的态度也就不言而喻了。

  女巫轻笑了一下,“你还算机灵。那边那个海妖不算,其实你和那个,嗯,女人,只要你们不离开失心湾,女巫团都不会太为难你们。反正到时候执行誓言的也不是我们。而只要你们还在这里,你们本就逃不…”

  “请进入正题吧,大女巫还等着我们回去报告呢。”嘉伦打断了典狱长的话,她不希望这位长辈泄露更多有关网虫的事情。被打断的典狱长倒也不在意,她对于嘉伦总是相当的宽容,至少是在她认为不那么重要的方面。

  “随你,我只是来看着你们这两个小家伙不再出什么岔子的。这次的行动大女巫说了,由你指挥。”女巫耸了耸肩,走到一块高低合适的石块旁打了个响指,一阵旋风随即将石块上的灰尘全部清除。她随意的坐在石块上,一手托腮,饶有兴致的等着嘉伦接下来的行动。

  嘉伦叹了口气,挥了挥手,“山怪,去把入口打开。”这时,堪称整个失心湾最强壮的男人的守门人才缓步走出阴影。他高大的体型以及那身坚固的铠甲给洛萨和费欧尼的压迫力甚至还要在女巫之上。诚然,山怪在之前的遭遇中没有对二人表露出敌意,不过他们都很清楚这个人到底效忠于谁,只要女巫一句话,守门人的拳头恐怕就会毫不迟疑的砸过来。

  山怪走过遍布的废墟,脚步停在一处被石块堆叠的相当严重的地方。洛萨看了看女巫们,想要上去帮一下守门人清理碎石,但是却被佩格拦了下来,“不用过去,你去帮忙反而是给他添麻烦了。”佩格的话很快应验,只听得一声低沉的嘶吼,整整一人大的碎石就被守门人用蛮力抬了起来,重重的从废墟堆上掀翻下去。“周围已经安排了人手,没人会被吸引过来。”嘉伦对目瞪口呆的伯爵和海妖说道。

  “我想有这位在这,即使有人被吸引过来,也不会做什么。”洛萨这是第一次见到山怪动手,他之前只是把这名守门人当成是体格健壮的普通人,充其量也就是比跟他一起干活的那个壮汉再大些力气。可是今日一见,伯爵绝不相信山怪的力量是通过肌肉发挥的,他听起司说过,这世界上不乏可以增强人体的魔法和药剂,恐怕山怪的力量就和这些东西有关。

  “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算他们来了,不也得问问你手里的斧头吗?这可真是把,迷人的武器,你最好把它拿稳一点。”典狱长开口调侃道,她注意到了洛萨背上的战斧在魔力视野中呈现出诡异的颜色和轮廓。之前处理伯爵随身物品的人并不是她,所以这也是她第一次知道洛萨的手上居然持有这样的武器。不过她还不能确定这武器的真正身份,而如果她知道这是一把猎巫刀的话,恐怕就不是让洛萨拿稳一点的问题了。在女巫的领地中持有猎巫刀的人,只能有一种下场。

  “我会的,尊敬的女士。”伯爵紧了紧绑着愚者的正义的皮绳,向女巫略微点头致意。

  “不必女士来女士去的。等一下我们要去的地方,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到了紧要关头可没时间客套。菲蒂斯,你们可以这么叫我。当然,我比你们年长一些,但我希望你们把我当成姐姐就可以了。”自称菲蒂斯的女巫翘起嘴角说道。如果只看外表的话,她的样貌确实也就只在二十五六左右,洛萨叫她姐姐没什么不妥。不过在场的所有人都很清楚,女巫们的外貌和她们的真实年龄,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好在闲聊没有继续下去,在山怪的怪力下,一道本来被隐藏起来的石板暴露在了失心湾潮湿的空气当中。山怪的动作随着石板的出现而停止,众人也顺势来到了这块足有三米见方的雕刻品上。没错,雕刻品,这块巨大的石板上雕刻着大量充满原始气息的花纹以及少量掺杂其中的类似文字的符号。想来这里就是女巫们所说的,黑色尖塔地下部分的入口。

  不过想要打开这入口并不容易,石板的四周被完美的镶嵌到地面的岩盘上,除非花大量的时间破坏石板或者岩盘,否则即使想要撬动这块石板恐怕也无从下手。“俗套的手段,但它往往最实用。”菲蒂斯在看到石板上的花纹时说道,语气中带着几分不屑。

  “我来吧,我对萨满巫术还是有些了解的。”嘉伦对同伴们说道,弯下腰将手掌放到石板上。短发的女巫闭上了双眼,可在她的眼皮下方,两颗眼球却飞速转动着,就像是陷入了某种激烈梦境一般。同时,其他的人看到那块石板上雕刻着的纹路逐渐发生着改变,原本扭曲的符号渐渐变的熟悉,其中最明显的是石板中央的一道类似闪电的图案。

  “雷霆巨人。”佩格认出了这道图案代表的萨满信仰,这并不奇怪,雷霆巨人的标志在沿海的施法者中算是相当常见的了。不过别认为知道了这块石板与雷霆巨人有关就能轻松破解,恰恰相反,萨满巫术历来最看重血脉,如果不是血管中流淌着巨人血统的人,根本没有办法与其产生联系。那么,嘉伦身上有雷霆巨人的血脉吗?当然没有,即使她的母亲在生下她时确实是和一名雷霆巨人的后裔结合,女巫那强悍的血统也会将来自父系的所有信息吞噬殆尽,就像她们会对自己的“丈夫”做的那样。

  然而嘉伦的手却久久没有从石板上挪开,相反,随着她越接触石板,这位女巫的发色开始从发根开始转变为灰白色,发丝间隐隐冒出电光。这些,都本该是雷霆巨人血脉的特征。这就是嘉伦的能力,大部分的施法者都会受制于自身的流派而无法接受外来的魔法,女巫更是因为魔力来自于血脉而无缘于世界上的其它力量,但嘉伦不同,她的能力就是转变,或者说,欺诈。这种天赋在女巫中十分难得,而它也不似绮莉的双眸那般能给使用者带来极强的力量,欺诈的天赋注定这名女巫对魔法和巫术的理解只会是表面的,浅显的,可同时也给了她更多选择的余地。在古老的女巫传统中,有此天赋的人也被叫做,模仿者。

  “好了。”佩格说道,与此同时,那块石板在嘉伦的手中出现龟裂的纹路,这些纹路一直扩散,迅速遍布了整块石板。然后,完整的石板就像沙尘堆砌的堡垒一样在风中飞散,露出下方幽深的洞口散发着寒冷的气息。

  “进去之后不能起火,也不能倒着走路,其它的没有要求。准备好就可以出发了。”嘉伦睁开眼睛,说道。

  九天神皇


本章换源阅读
X